主页 > 领域中心 >Tim Condon 2017年投资者举步维艰 >

Tim Condon 2017年投资者举步维艰

发表于2020-06-09
Tim Condon 2017年投资者举步维艰

中国经济今年一开始的势头强劲,经济增长由2016年第四季的6.8%上升至高于市场预期的6.9%。自2014年第三季以来,经济增长一直放缓,这个趋势按理很难保持6.5%的增长步伐─总理李克强表示,中国要在2020年之前成为「适度繁荣社会」,其经济增长必须维持于6.5%的增速。

房屋和基建投资是2016年第四季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这增长势头延续至2017年第一季。商品出口,尤其是电子产品出口,是近期额外增长的新动力。出口需求自2016年第四季开始回稳,到2017年第一季,製造业增长更为强劲,可见出口需求持续回升。

房屋投资增长预期将会放缓,製造业必须要有更强劲的增长才能抵消此负面影响。反映住宅销售表现的已售住宅楼面面积增长在第一季已见放缓;另一方面,有更多城市推出措施冷却过热的楼市,而新屋施工数据通常会较住宅销售数据滞后约6个月,因此新屋施工增长预期将于今年下半年放缓。

推高价格以减低风险

遏制房价通胀的措施,是打击投机活动和减低金融体系风险政策的一部分。在金融理论中,风险被定义为槓桿。减低风险的方法之一是把价格推高,而这正是人行的做法。人行已减少了银行同业市场的资金供应,同时提高向银行提供这些资金所收取的利率,从而扩大了价格较高及年期较长的资金的比例。

一位在2016年5月接受《人民日报》访问的「权威人士」,就降低金融体系风险的政策提供了相关背景。当局在去年春季对经济政策作出重新调整,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,从而优化经济结构,另一方面,则减低倚赖短期需求以推动增长。去槓桿化和减低金融体系风险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。

国家主席习近平已表明支持这项经济结构调整的政策。4月底,他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「集体学习」会议,参加者包括央行、银行业、证券业、保险业等金融监管机构的领导层。习近平在会议上指出,在加强风险防範和监管下,中国的总体金融形势良好,而且金融风险可控。

习近平的讲话与公布控制金融体系风险新措施的时间一致。中银监已开展了新一轮的信託公司调查,而中保监则宣称会採取必要措施,确保保险公司的投资会流入实体经济,而不是高风险的金融投资。

投资者可能担心的,是当局会过度热衷于抑制金融系统风险,导致增长放缓;或在最坏情况下,出现经济「硬着陆」。中银监公布对信託公司进行调查后一个星期,银行同业利率飙升,可能是一个预警讯号。

在中银监发出公告后的一个星期内,人行通过公开市场运作,向银行同业市场注入700亿元人民币。

有关当局决意不让金融系统的去槓桿化导致市场不稳,或损害实体经济。话虽如此,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投资者来说,这亦令2017年成为投资者举步维艰的一年。今年首4个月,上证综合指数微升1.6%,令中国成为亚洲表现最差的市场。

离岸投资吸引力上升

一般而言,股市不滞的一年应该是债券表现好的一年,投资者总要把出售股票所得资金投资在其他地方。不过,决策者发出的讯号,特别是人行的利率调升举动,却令债券孳息率上升,也就是债券价格下调。自年初以来,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孳息率已上升了0.35个百分点。相比之下,10年期美国国债孳息率则下调了0.15个百分点。

由此推断,股市和债市撤出的资金很有可能转投至物业市场,令当局一直担心的房价通胀问题更趋严重。但是,当局亦似决心要遏抑房价上涨,令投资物业的吸引力大减。而离岸投资的吸引力已见上升,内地城市推出冷却过热房价的措施奏效,却导致香港房价过热的情况恶化,可能是始料不及的后果。

讽刺的是,减低投资于中国资产的吸引力,却导致投资于其他地方风险资产的吸引力增加。金融系统去槓桿化和稳定的经济增长减低了中国的宏观风险。以中国经济规模之大,中国的宏观风险下降,对全球的风险资产有利。今年以来,捕捉MSCI新兴市场总回报指数的iShares新兴市场交易所买卖基金已上升了14%,成为至今为止表现最佳的广泛资产类别。

新兴市场股票正在重新定价,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《4月世界经济展望》报告所形容的「期待已久的製造业和贸易周期性复甦」不谋而合。新兴市场股票在2009年曾飙升66%,若把已下调的中国宏观风险加入考虑,其表现不仅会稳佔最佳席位,还有望出现8年来最大的升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